2006年12月30日 星期六

鬼萍的故事(8)

一种扑鼻的味道让在见周公的鬼萍醒了。那是一种很重的腥味,就好像大量的鲜血味。鬼萍完全醒来了。她看看左看看右想确定味道的来源。在床上的母亲看来还没醒。而那只麋鹿却醒了,而且还用两粒如葡萄般大的眼睛望着她。鬼萍眯起眼睛,她看见麋鹿的嘴巴里还有很多的血丝。。。鬼萍撑起还疲惫的身躯,在站起来的同时,她才清楚看见从母亲的床上流出许多深红色的血液。鲜血从床上流到地上,滴滴地流着把整个地板染红了。鬼萍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搞清楚原来那些血是从鬼萍母亲的颈项涌流出来的。
母亲正在流血。。。
鬼萍吓呆了,她望了望麋鹿又望了望淌血的母亲。她愣了好久,才战战兢兢地奔出房子,找来邻居协助。她非常怀恨自己为什么刚才呆住不去找救兵,她甚至怀恨自己昨晚把麋鹿放进来。就在大夫抢救着母亲的时候,鬼萍心里默默自问:“为什么麋鹿,一只驯良的动物也会把一个活人给活生生咬死?那不是冷血动物才会干的坏事吧?为什么?为什么?怎么可能,一只驯良的鹿竟会杀人?这简直是怪事!”鬼萍看着刚刚被人抬出来,现在躺在客厅里的麋鹿。
从惊吓到紧张,从紧张到愤怒,从愤怒到憎恨,从憎恨到悲伤。。。。。。她得悉母亲已大量出血,没救了。爸爸还没回来,邻居们说会帮忙办理妈妈的后事。没人安慰鬼萍,只是静静坐在客厅等待父亲的归来。那只麋鹿被牢牢地绑在篱笆上,它是一个杀人凶手!鬼萍亲眼看着母亲被几个人抬出去,那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从此以后她妈妈再也没办法踏进这屋子里了,永远永远。。。。。
她已经没有一个人能够陪她聊天了,失去一个能倾诉的对象,也没有了一个能保护她免受父亲的劣打,还有一个不去守墓的籍口。她妈妈死了。。。
鬼萍这一生最不想她死的就是母亲,然而天根本不听她的笛。她自己也是不停的自责,她自己本身也是凶手。这些都是她一手造成的。动物不能定罪,但人肯定遗臭万年。她盯着那只打困的麋鹿,是它!是它!是它杀死了母亲,鬼萍一直告诉自己,但她那般的自责始终未停止。她很想冲过去打它,骂它甚至杀死它。但这一切都没用,她母亲已经死了,这是事实!


鬼萍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他正在兴高采烈地提着一只胜利品。但鬼萍知道眼前雀跃的人在下一秒就会嚎啕大哭。鬼萍的父亲看到一只麋鹿在篱笆绑着,口里高兴地说:“没想到有人送一只鹿给我们?”鬼萍没有答话。屋子里的邻居看见鬼萍父亲的出现都纷纷从屋子里走出来。邻居们用悲哀夹杂着安慰的复杂的眼神望着他们眼前这位完全不知情的可怜人。
“怎么了,大家?这么不高兴的样子?”鬼萍的父亲微笑地问道。“对了!谁送来的麋鹿?太客气了!”鬼萍父亲摸了摸那麋鹿的头。
“别碰它!”其中一个老妇女连忙阻止。
“怎么了?它看起来还不错嘛,不杀也可养。”鬼萍父亲向他们走过来。“怎么那么热闹?全部都聚在我的家??来看我老婆吗?”
“不,你要接受一个残酷的事实,你太太她死了。。。”韩伯低头悲哀地表示。
“什么!?”不出所预料、鬼萍的父亲看来很惊讶。手上提着的小山猪跌掉地上。他冲过了邻居,赶紧走到他老婆的房间。“我老婆呢?我老婆呢?”他从房里走出来急切地问着每一个人。
“送去殡仪馆了。”“
鬼萍的父亲整个人都崩溃了,好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他整个人都瘫在地上,闷不作声。
每个人沉默。。。。。。
鬼萍的父亲哭了好一段时间,口里念念有词,像个大婴孩一般。鬼萍鼓起婚身的勇气才敢向前向父亲道歉:“对不起。。。“
鬼萍的父亲站了起来,给了他女儿最至力的一巴掌。
鬼萍父亲抛下了一句:“我不是叫你在家好好照顾你妈的吗?我不会原谅你的!“接着走出了房外,邻居们匆匆赶过去,只留下她一个人独自抽泣在厅里。

2 則留言:

枫之家 提到...

李玉,很久没有与你联系了。不是我不想与你保持联系,只是我在这里的生活比较快节奏,再加上姚陪男朋友与家人,所以时间不够用。

今天突然联系你,主要是我在课堂上瞧见你在《少年》刊登的履历表,特地恭贺你,终于走出了你的第一步了。

衷心祝贺你能够逐梦踏实,圆梦愉快!

老鼠 提到...

怎么没下文了?加油!